四川新闻,四川新闻网,四川电视新闻网,四川在线,成都新闻,四川新闻网首页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 手机端

四川电视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观点 | 拥抱数字经济,新空间全世界都在抢夺“人才”!

来源:网络 作者:小辣椒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16 11:45
摘要:原标题:观点 | 拥抱数字经济,全世界都在抢夺“人才”! 数字经济在全球经济增长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以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技术近几年发展迅猛,数字技术与传统产业的深度融合释放出巨大能量,成为引领经济发展的

原标题:观点 | 拥抱数字经济,全世界都在抢夺“人才”!

数字经济在全球经济增长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以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技术近几年发展迅猛,数字技术与传统产业的深度融合释放出巨大能量,成为引领经济发展的强劲动力。中国也积极拥抱数字经济浪潮,近几年数字经济对GDP的贡献不断攀升,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17年的最新报告,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8万亿美元,GDP占比达到30%,其中信息通信技术(ICT)产业本身的贡献占26%,ICT与其他产业融合创造的贡献占74%。ICT与传统产业融合发展成为当前中国数字经济的主要动力,在这样的背景下,拥有专业数字技能人才的需求正在急剧增长,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正在面临来自人才短缺的巨大挑战。

原文:《中国经济数字化转型急需人才支撑》

作者: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 陈煜波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马晔风

数字经济发展面临人才短缺的挑战

伴随着数字化转型在各行各业的深入推进,数字技术会实现更加广泛的应用,这将对就业生态产生持续、深远的影响。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数字经济下就业与人才研究报告》从就业人群、就业领域和就业方式三个方面分析了数字技术可能对就业生态产生的影响,对于数字经济下的就业人群,拥有“特定专业技能(尤其是数字技能)”对获取中高端就业机会至关重要。这份报告也预计,2035年中国整体数字经济规模将接近16万亿美元,总就业容量将达到4.15亿,如果不实施有效的人才战略,到时可能出现一个巨大的人才缺口,不只是在数量上,还有技能方面的缺口,特别是在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等前沿数字技能领域。领英中国智库的一项研究显示,在人工智能领域,美国的从业者数量在85万人以上,印度15万,英国14万,中国只有5万多人。

目前,在与政府部门以及一些企业的交流中,我们发现中国劳动力市场的数字人才短缺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数字顶尖人才的供不应求,目前不论是在国家层面、城市层面还是企业层面,针对数字顶尖人才的争夺异常激烈;二是具备数字技术与行业经验的跨界人才供不应求,远远不能满足当前ICT融合产业的发展需求;三是初级技能数字人才的培养跟不上需求的增长,数字化技能相关教育和培训的滞后,以及企业对培养职场新人的积极性不高等原因,导致初级技能的数字人才难以成长为高级技能人才。

这些问题暴露出中国在数字人才战略布局方面的滞后,以及当前人才培养机制的不完善。但在这些问题背后,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对数字人才现状和需求的认识不足,这在一定程度上来自于数据的限制,当前关于拥有数字技能人才的官方统计准确度不高,主要反映ICT基础产业的就业人数,遗漏了在其他行业从事ICT工作的就业者,这部分人在数字人才中的比例正在逐年上升。与此同时,当前关于中国数字人才的系统性研究很少,相关研究成果更多的是宏观上的描述和预测,因此本研究对当前的研究将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数字人才包括哪些人才?

目前关于数字人才并没有一个确定的定义,各国对数字人才的定义主要是基于就业者是否拥有ICT相关的数字技能。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将数字经济所需要的ICT技能分为三类:ICT普通技能、专业技能和补充技能。ICT普通技能主要指就业者在工作中所使用的基础数字技能,例如使用计算机打字;ICT专业技能主要指开发ICT产品和服务所需要数字技能,例如编程、网页设计。ICT补充技能是指利用特定的数字技能或平台辅助解决工作中的一些问题,例如处理复杂信息、与合作者和客户沟通等等。

目前大多数研究机构将数字人才定义为拥有ICT专业技能的人,本研究所定义的数字人才延伸至拥有ICT专业技能和ICT补充技能的就业人群,从产品与服务价值链供应端的数字化转型角度出发,本研究进一步将数字人才分为六大类:数字战略管理、深度分析、产品研发、先进制造、数字化运营和数字营销。根据上述定义,本研究通过与领英中国经济图谱团队的合作,从领英人才数据库筛选出符合定义的6000多个数字职位名称,根据这些职位名称筛选出约72万数字人才,进而对我国数字人才的就业现状、行业分布、人才特征等进行了深入分析和洞察。

制定数字人才战略应对挑战

目前各国纷纷将深化信息技术与传统行业的融合发展作为数字经济战略布局的重心,具有专业数字技能人才的需求正在急剧增长,如何吸引和培养新阶段所需要的人才,是中国在全球数字经济发展中建立竞争优势的重要基础。

第一,数字人才的就业现状。中国数字人才的分布与数字经济的发达程度表现出高度一致性,数字人才分布最多的十大城市分别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成都、苏州、南京、武汉和西安,人才储备表现出明显的“南强北弱”,京津、长三角和珠三角是数字人才最集中的三个区域。从行业分布来看,大约50%的数字人才分布在互联网、信息通信等ICT基础产业,传统行业主要分布在制造、金融和消费品三大行业。从数字人才的职能特点来看,产品研发类依然占据主导,大数据分析、先进制造、数字营销等新兴技术相关职能的数字人才存在较大缺口。

第二, 不同地区数字化转型优势产业。数字人才的行业分布与当地产业发展程度密切相关,数字人才储备多的行业在数字化转型中会更有优势,北京、深圳、杭州、成都、南京和西安在ICT基础产业方面具有较强的人才优势,其中北京、深圳和成都的数字人才在ICT基础产业和融合产业的分布相对更加分散一些,在部分融合产业也形成了优势,而杭州、南京和西安的数字人才过多的集中在ICT基础产业,一定程度上影响了ICT融合产业的发展。上海、广州、苏州和武汉在ICT基础产业方面不占人才优势,但是逐步在ICT融合产业方面建立起强大的优势,上海和广州在消费品、企业服务、教育、金融、医疗、娱乐和交通行业都积累起较大的人才优势,苏州在制造业打造出突出的人才优势,上海、广州和苏州的数字人才吸引政策对其他ICT基础产业不够发达的地区提供了很好的启示。

第三,人才需求。数字人才的需求方面,需求最多的职位主要集中在ICT基础产业的研发和运营部门,岗位集中在中层职位,门槛偏高,对入职门槛低的职位需求逐渐下降。就不同城市来看,一线城市中,北京对数据分析师和嵌入式软件工程师的需求呈现上升趋势,上海对电子商务专员类岗位的需求在逐年上升,广州在近几年对语言本地化人才的需求非常高;二线城市中,成都对用户体验设计人才的需求逐渐上升,苏州数字人才很大比例集中在制造业,所以对制造业方面的人才需求较高,武汉对制造业方面的人才需求也在增高。从技能角度来看,对数字人才不再单一强调编程技能,而是更加看重技术、管理和领导力综合技能。

第四,人才流动。数字人才的流动依然体现出向一线城市聚集的趋势,上海和深圳是过去三年数字人才流入最多的城市。这与近几年大量人才从一线城市转向二线城市的趋势表现出相反的态势,反映了一线城市在数字人才吸引力方面的优势。一线城市在数字经济发展方面最突出的两个优势是产业成熟度高、创新环境好,这两个因素对吸引数字人才非常重要。

总体来看,制定数字人才战略首先应对数字人才的现状和需求有充分的认识和了解,从行业、职能、特征多个角度对人才储备的现状、优势和劣势进行分析;其次,对数字人才的吸引应当具有针对性,依据行业、职能和技能进行筛选,以需求为导向建立有效的人才吸引和培养机制;最后,应当通过打造产业优势来吸引数字人才,而不只是仅仅通过提供多方位的保障性条件,留住数字人才需要从产业基础和创新环境等更重要的因素着手和施力。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00期第2版,转载请注明出处,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大家都在看-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小辣椒

四川电视新闻网独家出品

内容实时更新,稍等片刻,更多精彩

手机:13805098888 邮箱:2804039869@qq.com
联系电话:028-85174430 地址:成都市南山区高新科技园锦华大厦8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