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四川新闻网,四川电视新闻网,四川在线,成都新闻,四川新闻网首页

网站地图 广告联系 手机端

四川电视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中国绿债的国际化展望

来源:网络 作者:小辣椒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12 11:43
摘要:原标题:中国绿债的国际化展望 本报记者 陈姝含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并作出相应部署,这为我国金融业改革发展确定了目标,指明了方向。 认真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下一个重点之一就是大力发展绿色金融

原标题:中国绿债的国际化展望

本报记者 陈姝含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并作出相应部署,这为我国金融业改革发展确定了目标,指明了方向。

认真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下一个重点之一就是大力发展绿色金融。目前,我国已成为全球首个构建较为完整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的国家,未来将如何推动中国绿色金融与国际市场深度融合与创新合作,是值得探讨的话题。

促进绿色债券市场跨境发展

2015年年底,中国发布了《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15版》(人行)以及《绿色债券发行指引》(国家发改委)之后,我国的绿色债券市场快速爆发,已成为全球最活跃的绿色债券市场。数据统计,2016年“贴标”绿色债券共计发行49只,发行规模1985.3亿元。绿色金融债占到最大的规模,其中主要以商业银行为主,例如兴业银行、浦发银行等在绿色金融领域活跃的金融机构发行额度均超过百亿元。据中央财经大学绿色科技金融实验室不完全估计,正在筹备发行的绿色债券数量至少有100只,未来市场规模大约在3000亿元-5000亿元左右。

在国际上,自2007年欧洲投资银行发行全球首只绿色债券以来,国际绿色债券市场发展迅速,从2010年的1.8亿美元年发行量迅猛增长到2016年的810亿美元。与此同时,发行人逐渐呈现多元化趋势,从主要是国际金融机构和政策性银行,向企业拓展,地方政府、国家/地方性银行开始占有重要地位,一些新兴经济体开始启动绿色债券市场。

“国际绿色债券市场和国内相比有两个重要的差异,由此导致国内外市场的融合并不容易。”国家可持续投融资标准化工作组副秘书长陈波向本报记者说。

第一,国际绿色债券市场实际上是从气候债券的概念延伸过来,对于清洁煤这类的化石燃料项目存在较大的排斥性,但是中国的绿色债券市场鼓励清洁煤技术的使用,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中国与国际绿色债券市场的标准融合。

第二,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在环境风险上存在显著的特殊性。例如2016年开始的环保督察对微观的企业排放行为进行了大规模整治,大量企业接到了环保系统出具的处罚记录,而这些问题在欧美国家已经非常少见。因此中国绿色债券的风险特征不同于国际绿色债券市场。

陈波认为,上述的差异核心问题是绿色标准的统一。目前在清洁煤项目方面,中欧已经达成共识,初步形成了双方共同认可的目录框架。但这仅是市场融合的第一步,市场的真正联通还需要国内外监管机构的制度突破,尤其是监管政策和资金机制的协调。他建议,可以重点开展合格绿色投资者网络的建设以及绿色项目库的开发,国内外可以采取共同监管的方式,通过建立必要的信息披露机制和激励机制,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促进绿色债券市场的跨境发展。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绿色金融研究部副主任曹明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外绿色债券市场的深入衔接和融合进展,目前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首先是多家中资机构在境外发行绿色债券。自2015年10月中国农业银行在英国发行首单中资银行绿色债券以来,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多家中资机构在境外发行符合国际标准的绿色债券,有效推动和引领了全球绿色债券的发展。

其次是境外机构采用中国绿色债券标准。2016年7月,金砖新开发银行在中国银行间市场发行了30亿元人民币绿色债券,成为首个国际金融机构采用中国标准发行绿色债券。

此外,积极推动国内外关于绿色债券标准的比较研究和沟通。特别是2017年11月11日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和欧洲投资银行于第23届联合国气候大会举行地德国波恩联合发布题为《探寻绿色金融的共同语言》的白皮书,对国际上多种不同绿色债券标准进行了比较,以期为提升中国与欧盟的绿色债券可比性和一致性提供基础,为推动绿色金融的定义和标准的一致化、促进跨境绿色资本

流动提供了重要参考。

中国绿债走向国际化面临三大障碍

曹明弟同时告诉本报记者,中国绿债走向国际化存在三方面的不足。

一是中国与发达国家市场采用的绿色债券标准不同。两类标准在总体原则基本一致的情况下,还存在一些具体内容的分歧,特别是关于化石能源相关的资产和项目。需要加强沟通、交流和讨论,在认知的基础上明确和理解相关不同,通过市场以及技术上的操作加以识别,保持“和而不同”,通过市场的发展推动国内外绿色债券标准的融合。

二是人才不足。中国绿色债券走出去,需要发行人、承销商、投资人等相关主体人员既了解国内外金融和外汇等方面的政策、市场,还要对国内外的绿色债券的制度体系、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标准、发展走向有较为专业的把握。这对2016年初才开始启动绿色债券市场的中国来说无疑是较大的挑战。我国还需要加大对这类综合性高端人才的培养和支持。

三是关于ESG等方面信息披露的水平还需较大幅度的提高。中国还没有建立全面的环境信息披露制度和市场环境,而国际上对绿色债券发行人的ESG信息披露要求较高,投资人,特别是专业的第三方机构通过ESG信息披露的及时性、全面性和专业性来评判企业的ESG绩效,从而影响绿色债券的发行量、利率定价以及发行人的声誉。中国绿色债券的发行人需要高度ESG信息披露,加强这方面的能力建设和体系保障。

陈波则表示,中国绿债最大的障碍是主体信用问题。国际市场往往要求发行人具有国际机构出具的评级报告,但是中国企业往往出于多种考虑而不愿意这样做。这也是导致当前中国境外发行人多以银行为主的重要原因,总体发行数量极其有限。短期之内这个问题很难得到解决,因为国际债券市场有自身的运行规律,并不会因为是绿色债券而改变。目前已经有许多境外投资者期待参与中国国内绿色债券市场,但都因制度限制和对市场的不了解而止步。因此,推动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在一定程度上面向境外投资者放开或许是一个相对可行的方案。对此需要做的准备包括:更加透明的信息披露体系和监管政策,国际认可的绿色债券标准、严谨的环境效益和环境风险评估方法学。

陈波补充道,即使在国内,不同部门、不同机构对于绿色的理解也存在很大差异,政策分割比较严重。很多人都在谈绿色标准,但实际上更多的是在谈部门利益、监管政策或产业政策。政策和标准是两码事,标准一旦定了至少5年不能改动,而政策是随时可能调整的。

因此,陈波认为,必须要建立一个超越部门利益的绿色金融标准体系,而且要由专业机构来完成,如此才能与国际标准体系进行有效衔接。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该问题,今年中国标准化研究院牵头成立了“国家可持续投融资标准化工作组”,正在联合国内外的机构共同开发相关的标准和指南,并积极于ISO、PAS等协调标准对接事项。

绿债发展既要鼓励也要防范风险

既然中国绿债走向国际化有诸多阻碍,那未来最有可能实施合作的经济体有哪些?曹明弟向记者表示,绿色债券方面最有可能实施合作的经济体大体可分两类。

一是发达国家。他们具有较为成熟的绿色债券等金融市场,愿意和中国作为目前最大的绿色债券市场国家开展相关合作,例如英国、德国、法国等,都和中国在开展包括绿色债券在内的绿色金融双边合作交流,并共同推动双方的金融监管机构、产业机构和市场机构密切合作,推动国际绿色债券的发展。

二是“一带一路”沿线的一些新兴经济体。由于“一带一路”沿线不少新兴国家存在或遭遇较大的生态环境风险,有的国家有债券市场基础,希望进一步推动本国绿色债券市场的发展,有的国家希望借助绿色债券推动治理本国生态环境和应对气候变化。中国作为新兴经济体的一员,在2016年初启动绿色债券,在2016年绿色债券发行量约占全球的40%,到2017年前三季度的绿色债券发行量约占全球的24%。中国绿色债券的发展经验对于这些国家是极好的借鉴,可为他们的可持续发展提供重要的帮助。

曹明弟告诉记者,绿色债券方面的合作,可能引发一些金融风险。其主要有绿色金融标准、跨境资金流动等风险。应对这些风险,国家需要实行的管控主要有以下方面:一是对于绿色金融标准,深化标准要服务于绿色资产或项目所在地的可持续发展需要,坚持对当地社区负责的立足点进行综合考虑。二是对于跨境资金流动,从存量和流量的角度进行总体把握,对绿色投融资适度放宽,达到既鼓励发展,又防范风险。

而陈波认为,绿色债券的规模非常有限,不会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若绿色债券的定义标准被泛化,将存在很大的社会风险,这会导致中国的绿色金融政策最终失灵。因此宁可严格限制住绿色债券市场的规模,也不能任其泛化,最终破坏整个社会对于绿色金融的信任,这种局面是政策制定者要极力避免的。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小辣椒

四川电视新闻网独家出品

内容实时更新,稍等片刻,更多精彩

手机:13805098888 邮箱:2804039869@qq.com
联系电话:028-85174430 地址:成都市南山区高新科技园锦华大厦8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