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四川新闻 四川时政 四川原创 四川今日 四川教育 四川校园 四川援藏 四川财经 四川体育

四川川剧杂谈

旗下栏目:

川剧丑角5年3次大集结 舞台上有了新面孔喜忧参半

四川川剧杂谈 | 发布时间:2018-06-02 16:33:11 | 人气: | #评论#
摘要:日前,第三届川剧丑角剧目传承展演在四川省川剧院落下帷幕。4天连演4场,29个川丑折子轮番登台,成为近5年来川丑第三次大集结。 2011年和2013年,为了纪念川剧名丑周企何、周裕祥

日前,第三届川剧丑角剧目传承展演在四川省川剧院落下帷幕。4天连演4场,29个川丑折子轮番登台,成为近5年来川丑第三次大集结。

2011年和2013年,为了纪念川剧名丑周企何、周裕祥以及陈全波诞辰一百周年,10多年不曾团聚的川丑们先后两次集结。5年来,记者连续跟踪,关注川丑传承。如今,川丑再次集结,记者发现,舞台上有了年轻面孔,但如何解决断戏的问题仍然烧脑。

喜:年轻丑角露头,剧目更丰富

“今年舞台上终于不再全靠我们这帮老年人撑台面了。”刚刚演完《赠袍》,川剧 非遗传人任庭芳 开始观看自己的小徒弟薛川演出。

“这次是老中青三代同台,最小的演员只有20岁。”73岁的任庭芳是省川剧理论研究会丑角专委会主任,对于川丑舞台上的“高龄服役”,他印象深刻。2011年和2013年两次川丑演出,舞台上都是70多岁的高龄川丑在担纲主演,最小的年龄也有65岁。“我们连续举办川丑专场, 是希望把老一辈的川丑艺术传承下去。”

为此,此次传承展演早在申报剧目时 规定:参演的演员和院团必须拿出新作品。为此,泸州市非遗保护传习所还专门请来了退休丑角演员周邵修担当导演,创排《战万山》。而不少多年不演的川丑折子戏也重现舞台。“《疯僧扫秦》《刺汤秦》《盘馆》《打双相》……”省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杜建华一口气数出不少自己也没看过的剧目。“和前几年相比,今年不仅数量最多,挖掘的剧目也更加丰富,第二场演出甚至成了南充灯戏专场。”

忧:阵地变少,传戏仍紧迫

然而,年轻演员虽崭露头角,却还难以独挑大梁。任庭芳直言,年轻演员的功夫还不到位,传承的戏数量有限。

汪洋是陈全波的嫡传弟子,他能演或指导的丑角戏有七八十个,他的徒弟也还可以演三四十个,而到了第三代、第四代徒子徒孙,大多只能演几个戏。舞台上最年轻的川丑牟锐11岁开始在绵阳市川剧团学戏,主攻武丑行当。然而今年20岁的牟锐,能拿出手的折子戏也只有3出。牟锐说,和他一班的10多个川剧学员最近几年都转行唱歌、跳舞。“很少演川剧,更别说学新戏。”

杜建华说,市州原有川剧院团不断减少,川剧演员的舞台和平台日益萎缩。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王魁当天也观看了演出,认为如今很多院团创排大戏不断弱化行当,对丑角行当有很大冲击。

虽然今年的剧目和年轻演员让人欣喜,但川丑传承的问题仍然严峻。杜建华向记者透露,“汪洋今年已经78岁,演出《九流相公》基本是坐着演。”

盼:多方搭平台,让丑角多演戏

“川丑积累的剧目有400余个,有丰富的类别和代表剧目,以及成熟的技艺体系,这在其他地方剧 中都很少见。”王魁认为,剧团在创排新戏过程中,还是应该演绎传统,让行当重新焕发光彩。

杜建华则提出,除了传承演出这样的平台之外,应该平衡不同行当之间的戏。“不能总是小生、小旦,也该让丑角、花脸等不同的行当都有戏演。”杜建华告诉记者,2000年左右,省川剧理论研究会丑角专委会曾汇集全省的川丑,创排了贺岁喜剧《野鹤滩》,效果非常不错。

任庭芳告诉记者,自己明年计划办一个丑角学习班。“以我的这几个徒弟为主,其他人想学都可以来,先挑有代表性的折子戏言传身教,把戏一个一个传下去。”而四川省川剧院明年也将为川剧武丑推一个 。

[编辑:刘宇轩]

责任编辑:尹姗姗
标签:川剧
首页四川新闻社会新闻民生周报政务要闻教育要闻义务教育公益新闻援藏要闻财讯新闻体育要闻四川美食四川文化四川旅游四川交通健康新闻天府新城区四川房产

电脑版 | 移动版

Copyright © 2009-2018 四川电视新闻网版权所有www.SCTV.com.cn 川ICP备12004181号  

四川新闻网(www.sctv.com.cn)四川第二大新闻门户,立足成都,涉及四川巴中,内江,南充,达州,乐山等州市新闻.提供四川最新的社会,民生,时政新闻,播报四川传统民俗,川剧,旅游资讯,弘扬四川文化,扶贫,法治,农业知识,让您爱上四川,享受四川新闻的魅力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四川台新闻资讯,方便快捷。